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2018

大学生之心灵日记

*这是一篇三年前写了没发的文字*
致:你
我想我是很幸运的,遇到一班丰富我大学生活的朋友,待我万般耐性的朋友。经历了一大堆的呕心沥血刻骨铭心,无可置否的是为了一个人我短短三四年的大学生涯是如此的大起大落,而最温馨的是总有人站在你身边鼓励你,就算你做的决定在他们眼里是多么的荒谬,他们依然在那让你需要时有个倚靠。
感性的话写给那班朋友我想我也写多了,今天的感性是写个一个在适当的时候出现的朋友(笑)。话虽说是朋友,但我总觉得他更符合“很照顾学弟学妹的学长”这个说辞。无意间在学校课外活动认识的学长,其实最没想到的是会有一个特别的契机,我竟会把一些从不向任何人透露、很个人的情绪与困扰告诉他。对于我来说,他绝对是个很好的聆听者。那些不想明说的事,虽然到最后依然是我大学生涯最大最大的遗憾,但至少诉过哭过,时间过去以往的执着也就慢慢淡了些。
曾经,也是因为那些该死的呕心沥血刻骨铭心,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把自己的情绪逼迫到一个崩溃边缘的程度。我从来都不敢告诉别人我愤怒难过的情绪会让我乱摔东西,我更不敢让人知道我试过很用力的在伤害自己,只为了让他对自己有点怜悯心(对,就是可怜到需要怜悯的感情,我也撑了那么久)。就只差不敢玩命,因为我怕死。那一段不知怎么熬过去的时间,情绪总是负面到我不知道自己要怎样走出来,且一度认为自己需要专业辅导。但我就是熬过去了。兴许只是时间点对上了,但还是多得他借了我一双耳朵。若要回想我已经完全忘了我们的对话,我只记得谈话之后我才能慢慢让那排山倒海情绪恢复平静。
到最后的后来,那些曾经都已经化成过眼云烟,不声不响,留了一堆疤,最后也被时间抚平。而我俩之间的关系依旧,朋友,或称学长学妹,所以才把他归类为在适当的时候出现的朋友。但我永遠都不會忘记那一个晚上的失控,更永遠不会忘记有个人曾经只用几句言语来就能讓我对许多事都能更释怀(笑)。

所谓的在适当的时间出现的朋友请参考:所谓的朋友 (点击进入)

自:我 笔于2015年3月11日 2.43am